返回第22章  凤舞兰陵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简介

    第22章 (第1/3页)

在大门口停下,顾欢懒洋洋地正要下马,高肃却从门里跑出,径直冲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顾欢吓了一大跳:“你你……你没走?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。”高肃仰头看着她。“你没怎么样吧?脸色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顾欢看他没什么异样,心里却仍然忐忑,只得敷衍着说:“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高肃立刻向她伸出双手:“那还骑在马上干什么?快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欢笑了,爽快地向他俯下身去。

    高肃抱住她,很顺利地将她拖下马背,抱在手中。

    顾欢开心地躺在他的臂弯里,笑眯眯地问:“今天不回司州?”

    “嗯,反正没什么大事,明天回吧。”高肃轻松地将她抱进大门,向白云轩走去。

    老管家站在门里,慈爱地看着他们,一副老怀大慰的模样。

    高肃将她抱进卧房,替她解开披风,顺手递给她一杯热茶:“来,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顾欢乖巧地点头,把茶喝了,便脱掉外衫、靴袜,上床躺下。

    屋里暖融融的,她很快就有了睡意,便迷迷糊糊地说:“长恭,我先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很自然地带着撒娇的意味,高肃的心里甜滋滋,温柔地道:“好,你先睡吧,我去吩咐他们做些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欢翻个身,裹着柔软的锦被,很快就睡熟了。

    高肃走出去,轻轻将门掩上,一转身便看见了老管家。他想了一下,慢慢走出院门,这才问道:“欢儿每次从和府回来都会这么累吗?”

    老管家心里一震,却早有准备,从容不迫地说:“不一定。有时候在和府玩得比较晚,又起得早,顾将军就会比较疲倦,但大多时候精神都很好,过来歇息一下,用了膳就回司州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高肃很信任这位老管家,听他这么说,便不再多问,转而与他商议起午膳的菜式来。

    老管家暗地里捏了一把冷汗,却又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顾欢睡足以后,自然地睁开眼睛,在床上滚了一圈,这才到处打量。

    高肃坐在窗边,正在看司州衙门送来的公文。他靠着太师椅的直背,窗外的雪光映着他的脸庞,如画一般的美。顾欢趴在床上,头枕着胳膊,出神地欣赏着。

    高肃看完,将公文放在桌边,这才感觉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,便转头看去,轻声笑道:“睡够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欢一副惫懒的模样。

    高肃走过去,坐到床边,一边轻抚着她的脸一边说:“欢儿,以后别跟和士开走得太近,对你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顾欢一怔,伸手握住他的手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高肃抬头看向窗外,静静地说:“我大哥与太上皇同龄,自幼与他同在神武宫中长大,关系很好。太上皇即位后,对我大哥也礼遇甚隆,十分亲厚。后来,和士开与胡皇后对坐握槊,我大哥知道后,便向太上皇进谏:‘皇后天下之母,不可与臣下接手。’这就惹恼了和士开。他立即编造谣言,说我大哥奢侈僭越,毁谤皇上皇后,目无纲纪。太上皇听后大怒,不顾自幼一起长大的情份,命我大哥在宫中饮酒三十七大杯,然后又命人在他回家的路上强行灌进毒酒,我大哥难受至极,投水而死……我三哥得知此事后,在自己府中大哭,并大骂和士开,太上皇又将我三哥抓入宫中施以鞭刑,我三哥生性执拗,拒不认错,激得太上皇震怒,亲手用大棒打碎了他的双腿胫骨,让他活活痛死……”说到后来,他声音颤抖,渐渐哽咽。

    顾欢立刻坐起身来,将他抱住。

    高肃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,低声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