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9章  凤舞兰陵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简介

    第29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顾欢与高肃住进韩子高的将军府后不久,陈茜的殡葬大典便举行了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队伍将陈茜的棺木送到建康城外的永宁陵,韩子高自然绝不会缺席。他全身缟素,骑马走在新皇和安成王陈琐身后,送自己的爱人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顾欢和高肃不过是韩府客卿的身份,自然不能去陪伴他。全城戒严,百姓几乎是看不到送葬的大典的,况且他们也没必要去看。高肃送过先皇高湛,知道那是怎么回事,顾欢不想引人怀疑,给韩子高惹麻烦,两人便呆在府里,安静地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高肃拿着这两天顾欢买来的话本,悠闲地看着,而顾欢则跟着郑怀英学琴。

    皇帝新丧,丝竹禁绝,他们没有动琴,只在弦上虚拨。郑怀英指点着顾欢练习指法,不知不觉间,天色便渐渐黯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欢抬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北风骤起,绵绵细雨纷纷而下,园中花枝轻摇,天地间腾起暮霭,有鸟鸣零落响起,一声一声,仿若杜鹃啼血,充满悲伤的气息。

    顾欢忽然想起温庭筠的那首词,不由得漫声低吟:“梧桐树,三更雨,不道离情正苦。 一叶叶, 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。”

    “好词。”郑怀英微笑。“寻欢小小年纪,却能体会别离之苦,实是难能可贵。”

    当初,顾欢坚持要正式拜师学琴,因此两人有师徒名份,便不必拘泥于身份高低,彼此都互相称对方的表字。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有感而发。”顾欢叹了口气。“东园,我大哥现在不定怎么伤心呢,真不知该如何劝他才好。”

    郑怀英看着她,温和地说:“你对韩将军真好。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不会认同他的,可你却那么关心他。似乎无论在别人眼里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,你都可以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事都能接受,可我大哥与陈茜的感情是很美好的,绝不是什么荒唐之事。”顾欢睁大眼睛,肯定地说。“当初在兰陵郡听他们讲这件事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心里祝福他们。可惜,我到建康来得晚了,没能见到那位情种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陈茜还在,听到你这番话,一定很开心,并会迫不及待地与你义结金兰。”韩子高叹息着道,缓步从门外走了进来。“真是相识满天下,知己有几人?天地之大,并无我们容身之地。若陈茜不是皇帝,大概我们也不会被世人所容的。”

    他仍是白衣素冠,眼圈微红,脸容憔悴,却更显美艳不可方物。顾欢心疼地跑过去,拉着他的手让他坐下,温柔地劝解着:“大哥,那些人其实是妒忌,才会乱嚼舌根,你别理会他们。其实,龙阳断袖之事,自汉朝以来便很常见,上至帝王将相,下到普通百姓,都会有这样的情意,有什么稀奇?那些人闲得无事,百无聊赖,才会乱说别人的事。大哥,你累不累?吃过饭没有?要不要喝水?”说到后来,她话锋一转,变得十分关切。

    韩子高阅人多矣,自然看得出,这个年少的三弟是真心待自己好,心里不由得特别感激。他怜爱地揉了揉她的头,轻声说: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