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38章  凤舞兰陵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简介

    第38章 (第3/3页)

我国有陈琐。我会当心的,你们也要小心。二弟,你名闻天下,只怕会为人所忌,特别要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高长恭的神情有些黯然。“大哥,你我处境大致相同,不过你要更危险一些。如果有什么变故,务必送信过来。我把高明、高亮都留下,方便在你我之间传递音信。”

    韩子高转头看了一下一向都很沉默的两个年轻人,微微点了点头:“那也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么说了几句,顾欢的眼泪慢慢止了,这才抬起头来,对韩子高说:“大哥,我们结拜的时候,可是说过‘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’,所以,你一定要保重,如果见势不妙,万不可束手待毙,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撤。高明、高亮可以护着你过江来找我们。只要一过长江,你就安全了,那陈琐再是嚣张,谅他也不敢贸然进犯我齐国边境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高长恭立刻点头。“大哥,如果朝中发生什么变故,危及你的安全,千万先保全自己,徐图后计。”

    韩子高含笑听完,只温柔地说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然后用袖子替顾欢擦掉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顾欢环抱着他的腰,一声声地叫着:“大哥,大哥。”脸上是万分的不舍。

    韩子高柔声道:“欢儿,大哥有了二弟和你,心里很开心。你也不要难过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见,好吗?”

    顾欢连连点头,双手却仍然紧紧抱着他,久久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不远处也有人在送别亲人,一阵阵哭泣声隐隐传来,有女孩子轻轻地唱着:“郁郁陌上桑,盈盈道旁女。送君上河梁,拭泪不能语……郁郁陌上桑,袅袅机头丝。君行亦宜返,今夕是何时。”

    细雨绵绵,伴着忧伤的歌声飞扬,更引人伤感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韩子高疼爱地抬手轻抚顾欢的头颈,温柔地安慰道:“欢儿,明年吧,待朝中局势稳定,我便向皇上告假,过来看你和二弟,好吗?”

    顾欢点头,心里却更是担忧。如果等到明年,韩子高还平安无事,那就好了,情势只怕未必有那么乐观。

    不过,再是忧急,她也明白,即使韩子高出事,也不是旦夕之间,而她自己的假期已满,必须回去复职,不然便授人以柄,不但可以拿来攻击高长恭,甚至还可以进一步抨击自己的父亲和义父,那是很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终于,她放开韩子高,一步三回头地跟着高长恭走上跳板,上了那条不小的木船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