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5章  凤舞兰陵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简介

    第45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高长恭如何不明白她的心情,可自己也不是禽兽,对着女人就能发情,他只能接受顾欢,其他女子根本连碰都不想碰一下。看着年少的郑妃,他在心里轻叹,柔声道:“你的病不碍事,平日里多歇息,想吃什么就吩咐厨房做,想要什么就找管家去办,别委屈自己。”

    郑妃的心里更加酸楚,忽然不管不顾地从床上爬起来,扑到高长恭怀里,抱着他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高长恭完全可以躲闪开,却终究有些不忍,只好一手扶住她,一手抓过床上的锦被,将她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郑妃抽泣着恳求道:“夫君,妾妃到底有什么地方做错了?遭夫君如此冷遇。若是妾妃有错,请夫君指出来,妾妃一定改。”

    高长恭小心翼翼地用力将她拉开,轻轻放回床上,温柔地说:“你没做错什么。我必须娶你,可我能给你的就只有名份,实在对不起。若是你不愿过这样的日子,要下堂求去,我绝无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郑妃绝望地痛哭。“为什么?你对顾将军好,我从来就没反对过,为什么你就不能把你的好分给我一点?难道我就那么惹人厌吗?你看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。”高长恭费力地解释。“我与欢儿情深意重,绝不愿做对不起她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郑妃满面泪痕,痛苦地看着他。“我才十六岁,以后的日子你让我怎么过?你让我自己下堂求去,还不如拿刀杀了我。我们郑氏的脸面都被我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想。”高长恭赶紧安慰。“如果你不想离开,那你就是兰陵王妃,尽可安享尊荣。人生不如意者十常八九,每个人都有不能称心如意之处,却只能忍耐,别无他途。”

    郑妃无计可施,只觉前路一片漆黑,不禁哀痛万分,伏在枕上,哭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高长恭头疼不已,心里对她终是有些歉疚,却又无法安慰,只好陪着坐在床边,示意翠儿过去侍候。

    翠儿很是不忿,拿着丝巾上前去,替郑妃擦着眼泪,轻声劝慰:“小姐,你还病着,要当心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翠儿说得对,王妃多多保重才好。”高长恭温和地建议。“王妃到这里才一个多月,便三天两头地生病,是不是水土不服?若是如此的话,王妃还是去兰陵郡将养吧。若是不喜欢兰陵郡,也可以去巨鹿郡或长乐郡,那里也有我的封邑。”

    高长恭屡立战功,在十七岁时被封兰陵郡王外,还陆续因功得封巨鹿郡与长乐郡的郡公,分别有食邑一千户,要供养个王妃是毫无问题的。

    郑妃却使劲摇头:“不,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她舍不下自己这位名扬天下的夫君,那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郎,却只有她得到了这个兰陵王妃的尊位。原本以为自己嫁过来,从此便能拥有他的宠爱,与他夫唱妇随,过幸福快乐的日子,谁知天不从人愿,竟然让她落到如此尴尬的境地。可即便如此,她也不会将这王妃的名份拱手相让。她坚决要守在这里,守在高长恭身边,等到他回心转意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高长恭叹了口气,只得道:“夜深了,王妃歇息吧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说着,他便站起身来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郑妃有心想留他,却又觉得羞怯,实在开不了口,便只能啜泣着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