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5章  凤舞兰陵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简介

    第45章 (第2/3页)

翠儿伶俐地跟出房去,要给高长恭打伞,守在屋外的高丰却已经撑好了伞等在那里,令她再无借口跟随。

    高长恭和气地对她说:“你回去吧,好好照顾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翠儿仰起头看着他,真挚诚恳地说。“王爷,请恕婢子放肆。我家小姐自小便知将来会是王爷的正妃,又倾慕王爷绝代风华、英雄盖世,这么多年来一心便等着长大了好嫁与王爷。小姐她虽不是国色天香,却也是金枝玉叶,为了王爷,她每日里苦学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,还勤习针织女红、烹饪茶艺,只希望能得王爷钟爱。小姐已经过门,这一生便系于王爷之手,恳请王爷可否看在小姐一片痴心的份上,将对顾小姐的宠爱分出来一些,给我家小姐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,深怕被郑妃听到她如此不顾脸面体统的恳求。高长恭自然明白,深深地看着她,很低很低地说:“我不能。我只有一颗心,无法分开来爱两个人。对你家小姐,我只能辜负了,实在对不住。你劝她想开些,夫妻俩一辈子相敬如宾也是常有的事,就别再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翠儿听他说得如此决绝,心里冰凉冰凉的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她和郑妃都只是十六、七岁的少女,长在深闺,见识有限,更别提有什么谋略了。这一个月来连续不断的出些状况已经是殚精竭虑,再无良策,此时坦诚相告,得到的结果却只有让她更死心。她呆在那里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高长恭转身走入雨中,再也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翠儿回进屋里,看着哭得累了昏睡过去的郑妃,喃喃地说:“可怜的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高长恭回到碧云轩,已经快到五更天了。他累得不行,脱了衣服便上床,悄悄躺到顾欢身旁。

    顾欢在睡梦中隐约感觉到他的动静,便习惯性地抬起手搂住他的腰,然后将头靠过去,枕在他的肩窝,像只小猫般蹭了蹭,找到个舒适的地方,又继续睡了。

    高长恭笑了,心情轻松了许多。他抬手轻轻握住顾欢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,闭上眼睛,很快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雨仍在下,顾欢先醒,看高长恭睡得很熟,不忍叫他,便悄悄溜下床,去外面梳洗了,再吩咐院中值守的高坚、高强不要打扰王爷,就到刺史衙门去了。

    许多不重要的公务一向都是由她处理的,高长恭的幕僚们对她也都相当认同,大家坐在一起商议着,便把杂务都理清了,重要的事务则等高长恭来了再行决定。

    坐下来歇了口气,顾欢端着茶盏坐在窗前,一边观赏雨景一边品茗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有衙役进来,走到她面前禀报:“顾大人,外面有人找,说是从邺城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欢有些惊讶,她在邺城无亲无故,会有谁来找自己?心念电闪,便想到和士开,她立刻说: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衙役便带进来一个中年人,他身穿油衣,头戴斗笠,一时看不出来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顾欢站起身来,疑惑地问: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那人摘下斗笠,上前见礼:“小人见过顾将军。”

    他是和士开的心腹,和府总管和安。

    顾欢挥手让衙役退下,微笑着说:“和总管免礼,真是久违了。和相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相爷一切都好。”和安恭谨地答着,从怀里摸出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